猎豹、瞪羚——天生仇敌

它们同样都是为了速度,放弃向强壮的进化。做为跑的最快的陆地动物,猎豹的食物是瞪羚,或幼年的斑马角马,它甚至没有能力杀死一只强壮的成年雄性瞪羚。
一只年轻的美洲狮,正在挑逗一只(獾?水獭?),这是它必修的课程,但它还是不愿意涉足冰冷的水中。游戏即将结束。

狭路相逢

如果一对一的单挑,雌狮是放不倒这头不太强壮的野牛,但我想这可怜的落单的家伙面对的可能不止一只狮子吧,那这绝望的对峙,不会持续多久了

这只郊狼铁定要欺负北美浣熊了,不过看它光滑的皮毛,不象是饥肠碌碌的主,但浣熊还是走为上策,万一这坏小子动真的不就挂了。

这可怜的小瞪羚,刚出生就面对死亡,谁让它们是夙敌呢。猎豹妈妈正在教孩子如何在后面拌到猎物,不要指望猎豹发慈悲,又有谁可怜小猎豹呢?

在迁徙的路上,斑马,角马总要遭到无情的劫杀。瞧,这只猎豹也要趁火打劫,单枪匹马的架式很威风,但它柔弱的脖子和下颚决定它的目标不是画面里的成年动物,谁家的小角马要倒霉了?
本是一丘貉,相煎何太急
臭鼬在警告狐狸:“别惹我!滚!妈的,小心我放催泪弹!!”
如果问我什么是最凶猛的动物,我一定说是狼獾
狼獾是我见到最狠的主,典型的亡命之徒。我曾经亲眼看过这家伙从三只狼的嘴里抢下一头死鹿,又赶跑了三只狼。
在穷凶极恶的狼獾面前,体型几倍于狼獾美洲狮也只能以呲牙恐吓来维持自己的威严了,放心,退缩的一定是美洲狮。
本应该在雪地下生活的老鼠大约是被直捣老巢了,地面意味着死亡。狐狸决不放弃任何补充身体热量的机会,它的名言是:“别拿老鼠不当干粮”!
饥饿驱使猞狸放惯用弃伏击战术,注意它那宽大的脚掌,那是雪地上跳跃的利器,雪兔快速迂回跳跃逃跑的伎俩使它丝毫不敢松懈:“小样,换上雪地服我照样认识你” 。
雪兔,又是倒霉的啮齿类。作为食物链底层的动物,啮齿类有着惊人的繁殖力,它的敌人遍布于天空地面,野兔在冬季换上雪白的皮毛。借助皑皑白雪隐藏身姿。
大雪封门十几天,家里没米没柴,已经揭不开锅了。食物丰富的季节,美洲狮是不屑拿野兔当下酒菜的,为了生存,不放弃任何机会。存在就是真理,你果了我腹,你输了……

 

发表于:[2006年11月2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