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到北大通知 愁坏一家老少

徐万东和妈妈一起干农活 记者 杨帆 摄

爱心档案

姓名:徐万东

毕业学校:11中

高考分数:659分

报考学校:北京大学医学系

南山黄桷垭街道泉山村半边街村民小组。一幢石砌的矮房子,被煤烟熏得乌黑的房梁、破损不堪的四壁、没有玻璃的窗台、两张老式绷子床,就是在这简陋的房屋内,走出了一个北大生。

三根香肠送儿进大学

“东东,去把那两根香肠取下来。”昨日中午,记者来到徐万东家中,母亲朱燕明打算用家里仅有的“肉食”招待记者。

儿子徐万东有点舍不得,朱燕明忙解释:香肠是今年过年时邻居送的,只在儿子高考前切过一根给他吃。剩下的两根打算在儿子去北京上大学前煮来吃。由于前两天下雨,屋里潮湿,香肠都长霉了。

前几天的暴雨让朱燕明家成了“水塘”——房顶漏水,地上全是接水的盆,人只能坐在床上,用席子顶着遮头。徐万东说,夏天屋里就成大蒸笼,没有电扇,晚上睡觉只能在地上打地铺,蚊子多也只好让它叮着。

既是客厅、饭厅,又是父母卧室,一间三合一的小屋摆了台电视机,是家中仅有的电器,还是两年前花一百元钱收购的旧货。而正是这台小小的电视,成为万东学习外的唯一休闲。

北大录取通知让全家犯愁

20日,今年高考取得659分高分的徐万东,收到了北京大学医学系的录取通知书。那一刻,徐万东说自己心情很复杂。按理说考上北大的话应该很高兴,可他怎么也高兴不起来:“每年光学费就要6000元,家里都快揭不开锅了,上哪儿去找那么多钱?”说起学费,徐万东一脸愁容,声音有点哽咽。

在一旁的母亲偷偷背过脸去抹眼泪。“他爸爸已经回巴南找亲戚借钱去了,都一个星期了,一直没消息。”

2004年,在石药厂当炮工的徐爸爸从山上摔下,尾骨撕裂,无法干重活。但为了给孩子挣生活费,他仍然出去做工,身体实在撑不住了,就用药酒缓解疼痛。母亲朱燕明眼睛也不好,还患有肝病、气管炎等,唯有平时出去捡点废瓶子卖钱维持生活。为节省水电费开支,父母不到房屋实在看不见时从不开灯,每月水电费“严格”控制在5元以内。当地村委会了解到他们家的情况后,为朱燕明在华达机器厂找了份工作,每月500元,前两天才开始上班。

给父母省肉钱宁愿不回家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徐万东的班主任朱习江说,读高中时,每周末他都很少回家,独自一人在教室内学习,至于荣誉,优秀干部、三好学生……多得连我都记不清了。

“每次回家都要车费,而且父母担心我在学校吃不好,总会想办法给我买点肉吃。为省下钱给我买肉,他们平时就不吃肉了。所以我宁愿不回家,这样他们平时就能吃点肉了”。徐万东向记者解释。

徐万东填志愿时,考虑到家里的实际情况,选择了八年本硕博连读的医学系。“父母身体都不好,以后当医生可以先帮他们把病治好,另外可以为乡亲们服务,他们平时那么照顾我们。”还有一个原因,该专业读了五年后可以到医院见习,有一定的工资就能为家里减轻一些负担。

“徐万东是村里第一个北大生,是我们的骄傲”。社长朱庆模激动地告诉记者,“他们平时常常都是米饭就着泡菜吃。最近家里油没了,因没钱买,煮菜都只放点盐。”

社长说,因是农村户口,加上年龄不够,朱燕明家未能办理低保,这样的家庭怎么能供得起孩子上大学。记者走时,邻居王贤敏带着大伙送了又送,大家都怀着同一心愿,“别让那么能干的孩子因贫困而失学”。

发表于:[2007年07月2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