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可以选择不同的生活追求,按面值可以分为十元女人,五十元女人,百元女人,你是想挂在身上的腰际,还是独善其身,或者做女人中的强者?

  生活在两个不同轨道的女人

  坐在这间异国情调的咖啡厅,我和女伴姿态优雅的临窗而坐,欢快的美国乡村音乐缠绕耳畔,轻轻喝一口卡布奇诺,休闲的看着窗外穿梭的人群。我们不是被爱情遗忘的女人,只是爱情太累,像一场攻于心计的对手戏,而女人之间的情意干干净净,互不拖欠。

  女伴端起那只法国玻璃杯,戏谑的说:“我们都是五十元女人,宁愿自己掏钱喝杯咖啡,也不愿意与不感冒的男士共进晚餐。”我们打趣的把不同生活方式的女人分成三种面值:初级的十元女人,比较级的五十元女人,还有最高级的百元女人。我跟艾琳都是月薪丰厚的白领,自食其力,崇尚不受男人束缚的享受生活。

  说实话,今天我的心情不好,工作上遇到一些小挫折,心里很难过。这时候,我多么希望有一个肩膀可以依靠。可是男友汪俊不在身边,他到昆明开了一间公司,事业蒸蒸日上。汪俊是典型的传统男人,认为男人的责任就是养家,女人应该享清福。认为女人只要有一份工作打发时间就可以了,职位与收入都不重要。

  我们恋爱五年了,所有的朋友都认为这是一个奇迹,觉得我们的爱情伟大。其实我觉得伟大的是我把爱情与经济分开了,没有金钱搀杂的爱情很纯洁,纯洁的东西自然更持久。

  走出咖啡店,雨后的空气清凉潮湿,风中有樱白的花瓣飘落如雨,轻轻地撞击在嘴唇上。在经过淮海路的时候,我远远的看到了艾琳,她正从“巴黎春天”出来,穿着一件美人鱼线条的连衣裙,鱼尾褶边的裙摆衬出小腿漂亮的曲线,正小鸟依人的挽着一个男人,那个貌似“钻石王老五”的男人颇有点霸气,帮她提着一个VERSACE的纸袋。

  艾琳精致的打扮,看上去就像在外企里月薪过万的高级白领。实际上,她月薪两千,是我们公司里最普通的文员,一个很典型的上海小女子,宁愿收入很少,也要衣着漂亮的在高级写字楼上班,以便体面的结交有钱的男朋友。每每到下班的时候,她就会对着那面精巧的“谭木匠”小圆镜,拿着一瓶昂贵的香奈儿粉底细细地化妆。

  她是标准的十元女人,她学历不高,也没有一技之长,没有一切关于职位与挣钱的野心,所以需要用美貌获得男人的“定单”,“嫁个有钱人”涵盖了她幸福人生的全部定义。

  目前看来,她战果不错,身上的衣服经常是商场橱窗里的新款。我们是完全两种不同类型的女人,我是五十元女人,我不要依靠男人,这样的爱情终究会沦为施舍。

  我要做独善其身的女人

  我的工作是外贸出口,在工作上,我永远保持着work hard的状态。清早来到公司,打开电脑,在Windows启动的那一分钟,吃完我的肯德基汉堡早餐,然后迅速投入一天的工作。我认真整理各种数据报告,不厌其烦的打各种电话给客户,在会议上滔滔不绝的做精心准备的发言。

  老板对我的工作状态很欣赏,去年破例给我加了三次薪,我拿的奖金也不断刷新自己的纪录,前不久老板凯丽私下找我谈了话,即将空出一个区域经理的职位,高层领导已经内部钦定了由我上任。对自己的生活状态很满意,职场上仕途大好,领着丰厚的薪水,可以底气十足的在流光溢彩的商场里刷自己的信用卡。

  周末夜晚,家里的电话例行的响起,我知道是汪俊打来的,他总是在周末晚上风雨不改的来电,看看我在哪里,顺便证明他只在公司里加班,没有任何娱乐节目。 “你辞职来昆明吧,我养你。你一个人在上海我真的不放心,我爸妈希望我们明年要小孩。”每次汪俊的来电,都摆脱不了这个永恒的主旋律,这多少让我厌倦。

  昆明不可能让我有良好的职业前景,女人的经济不宽裕,只能看男人的脸色过日子。这种生活太没有安全感了,我不能把男人当成未来的赌注。

  “以后再说吧。”每次,我总是以这句话搪塞过去。而今天,汪俊似乎喝了点酒,开始与我较劲:“我给你半个月的时间考虑,在这期间我不会给你打电话,你想清楚了就给我电话。”接着,电话被挂断了,我拿着冰凉的话筒,思绪万千,很明显,汪俊给我下最后通牒令了。我们这段两地分居的恋爱已经持续半年了,彼此在人生观上的分歧也越来越大。

  温室的力量要靠自己经营

  接连一周,汪俊都没有打我电话,我知道,他是真的跟我较劲了。其实我真的很爱他,如果他能够回上海,我一定马上嫁给他,那段尘封的往事,又不识实务的触动了我伤感的心弦。

  五年前,我们在一次旅游中认识了。第二天,他约我一起坐火车到另一个城市玩。他兴致勃勃地拿着相机,让我在火车站台上摆出各种POSE拍照留念,丝毫不理会广播里即将发车的警告。在火车即将开动的那一刹那,他才急急的把我推上了车,我兴高采烈的等他上车,却发现他站得笔直,调皮地在站台上向我招手。列车缓缓开动了,我急坏了,因为我的背囊在他身上,在我眼泪就要流出来的时候,他开始追赶火车,一个箭步就麻利的跨上了火车尾。

  多少年来,这个经典的片断被不停用来缅怀我们相爱的历程,汪俊是如此一个幽默可爱的男人。但是,他的爱情需要我牺牲事业,由他养家赚钱。而我主张的是AA制的经济。这种原则性的矛盾,让我无法考虑出回复他的结果。

  我变得精神恍惚,好几次跟客户开电话会议的时候,我都错误连连。这一切,老板凯丽都看在眼里。那天下班后,她把我约了出去。“也许你遇到了麻烦,但是有魅力的女人会让自己永远像一块质感润泽的绸缎,无论从容貌还是精神状态,你要随时看起来都非常好。”

  是呀,凯丽的话提醒了我,这几天来,我一直愁眉紧锁,像个怨妇般似的欲寡欢,这种形象太不像“五十元女人”了。凯丽大概知道一些我跟汪俊的事情,所以,她没有直接询问我什么,只是说起了自己的往事。

  六年前,她嫁给了有钱的老公,成为众人羡慕的焦点,她完全可以做养尊处优的金丝雀了,然后相夫教子。但是,赋闲在家里半年后,她发现自己沦为了活着就是等待老公回家的主妇,生活漫无目的,在老公加班的深夜烦躁不安。恐惧与危机感双重袭来,她决定去澳洲读书。两年后她回国了,在一家知名的外企谋到了报酬丰厚的职位,然后把握了机遇,与朋友合资开了公司。而老公却因为几次投资不利,事业陷入低谷。

  “知道吗?现在我才是家里的顶梁柱,老公会很紧张我,担心我有外遇。如果我当初安心在家里当少奶奶,没有生存能力,老公的职业一旦受挫,那全家就要喝西北风了。女人不要被眼前的幸福迷住双眼,把前途赌在一个男人的手上。”凯丽是我眼中的“百元女人”,她是生活里真正的强者,在工作上叱咤风云,没有男人可以忽视她的存在。

  与凯丽聊天之后,我的心情好了很多,对自己的未来也有了更清晰的方向。女人要用自己的智慧,把世界变成一个温室,不要贪恋眼前男人给你的温暖舒适,要时刻把自己当成一株野草,牢记温室是要靠自己的力量去经营的,等到男人的温室变成沙漠的时候,至少你还有自己的温室。

发表于:[2007年12月0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