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0民兵搜索失事直升机:渴了就嚼一片竹叶

2008-06-15 11:49:53 来源: 解放军报 网友评论 48 条 点击查看
  •   核心提示:半瓶水很快喝完,沿途的剑竹叶子又成了官兵的首选。竹叶嚼在嘴里又苦又涩,但毕竟还有些水分。大家笑着说,这是大熊猫最爱吃的食物,我们可是享受着国宝级的待遇。

解放军报6月15日报道 英雄们终于回到了亲人的怀抱。

让人揪心的米-171直升机失事点位,静静地躲藏在映秀以北的崇山峻岭间。成功搜救失事直升机回撤途中,民兵预备役官兵又一次把目光投向这里。

10多天里,四川省军区8000余民兵预备役官兵,转战群山峻岭,用血肉之躯丈量着映秀镇110平方公里的土地,以大无畏的英雄气概寻找英烈,告慰国人。

再险再难也要爬过去

6月5日11时,雅安军分区搜救分队在小荣华山竹林中迷失了方向。大家一边用砍刀劈竹开路,一边弯着腰低头前行。林子太密,实在砍不动了,大家就趴在地上,手脚并用地在竹林根部的缝隙中爬行,许多人的迷彩服都磨破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密林中透出一丝光亮,在前开路的预备役战士罗贵康寻着亮光爬去。突然,他在一片乱草丛中猛地止住脚步,一个10多米宽的裂谷竟横亘在眼前。

由于地震造成山体垮塌移位,许多原本可以通行的山路变成了绝路。

没有其他路线可选择,眼前的陡崖是必经之路。“为了能早日找到目标,再险再难也要爬过去!”系上攀岩绳,队员们依次下滑到离崖底2米高的一块突出岩石上,左手拽住绳索,右手抓住岩石,将身体紧紧贴在岩壁上。

头顶上,不时有碎石滚落下来。正在过崖的队员看不到脚下要踩的石块,只能在战友的提示下,一步一挪地试探行进。站在对面的人都不敢大声讲话,生怕响声大了会把碎石震落下来。

渴了就嚼一片竹叶

6月6日上午,一支搜救分队从小荣华山丫口向海拔1863米的护林防火瞭望台行进。由于物资供给分队没跟上,搜救官兵断了饮用水。

路旁,不知谁丢弃的矿泉水瓶还能倒出水滴来,大家一路捡拾,居然凑了小半瓶水。队员们约定,每隔2小时喝一次,每人每次限量一瓶盖。

半瓶水很快喝完,沿途的剑竹叶子又成了官兵的首选。竹叶嚼在嘴里又苦又涩,但毕竟还有些水分。大家笑着说,这是大熊猫最爱吃的食物,我们可是享受着国宝级的待遇。晚上宿营时,渴得实在受不了,大家就张大嘴巴,拽住沾满露水的竹叶吮吸起来。

妈妈,儿子如果回不去了,请您一定要好好保重身体!”预备役战士刘克武在喃喃自语。

“我们一定能找到失事直升机,一定能活着回去,大家都要有信心!”队长李刚不停地鼓励大家。

第二天11时,搜救官兵终于与物资供给分队会合。原来,供给分队也在竹林中走岔了路,昨晚背着干粮和水找了他们一个通宵。

雨夜露宿2832高地

6月8日晚,突然下起瓢泼大雨。行进至2832高地的某预备役团搜救分队只好原地宿营。

这里的树木稀疏,搭不起简易棚子。大家钻进睡袋,有些队员则挖了单兵掩体,先放进睡袋,铺上一层竹叶、盖上泥土,人再钻进睡袋……

夜里,风雨交加。雨水很快渗进衣服,冰冷刺骨,让官兵难以入眠。

好不容易等到雨停,天也放亮了。脱下的睡袋里全是雨水,用力一拧,雨水哗哗流了一地。大家脱下衣服,围在一起烤火。雨水浸泡过的身体在火光的映照下,白得有些刺眼。

“能撑得住吧?”带队的某预备役团团长伍发建问身边的预备役战士。“长这么大还没吃过这样的苦,可想一想失事的直升机,还有生死未卜的英雄飞行员,我们就是吃再多苦,又算得了什么呢?”战士的回答让伍发建十分欣慰。

绝壁踏险探疑点

6月9日10时,雨后的大红崖升起浓雾。这时,红外热成像仪操作手发现对面大红崖斜坡上有一处疑似点,但不能确认目标属性。

“我去,我是山里娃,再险的山路都能走!”预备役战士徐开河抢先请战。“我在部队是侦察兵,攀岩走壁没问题!”预备役战士袁兴奎也不甘落后。

带队领导决定由某预备役团营长贺顺康带领4名擅长攀爬的预备役士兵组成突击队,前去大红崖探个究竟。

观测点和大红崖的直线距离不足两公里,但中间是一条峡谷,要到疑似点必须取道东北方向的另一无名高地。

突击队出发20分钟后,余震突然袭来,大地一阵抖动,山石滚落发出的巨大声响回荡在山谷。由于是观测死角,突击队员的安危让观测点上的官兵捏了一把汗。过了好一会儿,对讲机里传来报平安的答复,大家这才松了一口气。

通往大红崖的路完全坍塌,坡度达70度,5位官兵拉着攀岩绳步步为营,走一段,拴一截,慢慢向上攀爬。

到达崖顶后,天色已黑,又有暴雨袭来,突击队只好就地露营。

弧光闪烁定目标

10日凌晨3时,雨停了。突击队队长贺顺康通过对讲机向观测点上的带队领导请示,要求接近疑似目标。

得到许可后,5名队员在山顶系上攀岩绳,打着手电筒慢慢向目标区依次缓慢下降。目标区是大红崖另一侧的一个斜坡,距离山顶有300多米。队员们一边顺着绳索往下滑,一边用工兵锹开凿落脚土坎。1米、2米、3米……根据时隐时现的手电筒光亮,观测员不停地报告着突击队员的位置。

6时30分,突击队终于下降到目标区,此时对讲机已经没电了。目标区是一片茂密的灌木林,手电筒的光亮不时消失在树丛中,让对面观测所官兵的心悬了起来。

6时42分,灌木林中出现三道手电光。突击队员用弧形运动的光影,示意找到了目标。“进一步确认!”带队领导指示观测官兵也用手电光发令。一会儿,三道弧光再次闪烁。

“找到了,终于找到了!”观测阵地上,官兵们无不热泪盈眶。 (本文来源:解放军报 作者:韩国贤 通讯员 梅谛


发表于:[2008年06月1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