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我是你今生最大的孽债  
很多年来,每次在向你伸手要钱之时,我都要经过再三的思量,因为我要充分做好迎接自尊严重受挫的思想挑战。每一次都是,你会用冷冷的眼光看着我,让我在接过你的钱时,还是那么的不自然。每一次,你都会说上这么一句:要来干吗?等我说明用处以后,你就会冷冷地将钱递给我。然后还补上那么一句话:前世欠你的。

  我已经不等这句话说完就走了,因为我已经耳熟能详,即使你不说我都会在心里对自己说上一遍的。每经历一次这样的情景,我都会在心里暗暗地下定决心,终有一天我会靠自己的双手去供养自己,去追求自己想要的东西。

  自意识到那是一种挑战尊严的行径后,我也开始盘算自己的小银行了:每次帮你买烟或买其他的东西的时候,零钱干脆就不交了,找着大钱的时候,看到新钱就就冲着自己有收藏的癖好给留着那么一张,但是你也不说,偶尔也会对着我交回的钱笑笑。那时我每次都心惊胆颤的,因为怕被你发现,又要挨上好一顿的骂,甚至是打。

  阿妈没有打过我,从小到大,在我记忆中她倒是被我姐弟俩气哭过好几回。而你,动辄劈头盖脸的斥骂,再气大点就好一顿狠打。我不记得什么时候开始,我都会逆着你的话去做,终有一回,气不过的你第一次给了我一个盖脸,那时疼得我眼泪刷地下来了,但是我倔强地不哭出声来,还用眼神狠狠地顶着你那再次高高迎起而又即将会划出优美而又沉重弧线的手掌。记得那时才四五岁的表弟阿波站在我旁边已经吓得哭出来了。等你骂骂咧咧地走了,我才为那麻辣的疼痛哭了.......

  从那时起,我就跟你像个仇人那样处着:你叫我向东,我偏向西,即使向西是墙,我也要撞过去,撞不过去我就撞死,就是不向你指的东!阿妈看到我们相处得那样,再看到别的父子相处得和和美美时,就时常哀叹:冤家啊,你们两个鬼打鬼,贼打贼!根本不是父子!那时,我想:要不是父子该多好。

  后来,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开始在外求学的生涯了。初中、高中,每周回家一趟。回家时都会发现,家里的伙食比小学时好很多了,起码每餐能吃上瘦肉。打小我就挑食:猪肉只吃排骨跟瘦肉。

  每次回去也不用自己伸手向你要钱,你都会将下一周的生活费放好在我的口袋;有时放在阿妈那,叫她我回校时给我。而你,每次吃完午饭就出去了。即使是这样,我也不主动跟你要钱。有了生活费的我,我宁愿一个星期少吃几顿的足饭,我也要省出点钱给自己以备不时之需,免得伸手向你要钱,但这也直接影响了我的身体健康。在上初三那一年,暑期补课期间,班主任邹平老师将你叫来单独面谈。我知道是因为最近上课老师老打瞌睡的事情引起的。我在座位上看着你跟着班主任走进隔壁的办公室,你进去时还用冷冷的眼神看了我一下。那时我紧张了:我怕你在我们同学面前再次给我一个盖脸。你进去多久,我心里就忐忑不安多久。

  谈了足足一堂课,你出来了。出来时,你还是看了我一眼,但没说什么,就走了。下课放学后,班主任叫我进去了。班主任给我二十块钱,说是你给的,我没接,我说还有两天就放假了,我还有零用钱,不缺钱。

  班主任也没说什么,拍了拍我的肩膀,但也没将钱给我。后来,班主任将那钱给在校教书的堂伯给我买了一些营养品,我就没得拒绝了。放假回家不到几天,我就收拾包袱准备出去姐姐那,但是阿妈跟我说:别走了,你爸叫你在家调养一段时间。我没有答应,还是背着包裹走了,虽然只有不到几天就要开学了。

  以后,一直没有怎么跟你说过话,甚至是高考填志愿时也没跟你说一声,我随便将第一志愿填了远远的浙江一间普通的学校,只想走得远远的。而事与愿违,高考以一分之差跟A本无缘。你跟我阿妈坚持让我去上本地的一间学校的B本,我习惯地不答应。我甚至是想着折磨自己达到不去上学的目的:让房间彻夜灯火通明、放歌不断,将自己狠狠地折磨了几个夜晚。最后,你忍无可忍,踢开我的房门,再次狠狠地将我从床上揪起,我昂起头,闭着眼等着那只巴掌的落下......但是,没有预期的那样,只有几滴滚热的泪水......等你走后,阿妈跟阿婆进来给我干燥的嘴唇送汤,我发现她们眼中都不停地留泪......

  那晚,也许是你哪么一揪,将我几日的抗争给化为虚有,我喝了汤就睡下了,而且睡得很是沉。没想到你却在我房门口蹲了一晚,为的只是不让我随便出那个没了锁的门。开学后,我跟在你的背后上了那所学校,对于你鞍前马后地帮我办手续和整理床铺我若视无睹,但是你的脸上却现出了少有的笑容......但我也没就此轻易妥协,不停地找亲友声援我回去复读,直到最后你在一个月内跑了第七遍后才将此想法收了起来。

  去年毕业了,回校复习司考。期间,正逢阿公八十好几的大寿。回去宴席间,因为我一句深藏多年的积怨:你不是就等着还这孽债吗?--你摔碗而去。我视而不见,埋头吃完后匆匆赶回学校去了。但是,当我坐在空旷的教室时,伴着窗外的雷雨声放声大哭--我却没有从这个多年来的报复中得到些许的快乐!

  此后,直到考完我都没打电话回去了。当我回去准备行李上班时,你却当作什么都没发生过。你的笑脸中,我发现已有几缕斑白的头发了......

  那刻,我终于承认我是你的孽债了,这一辈子都是!


发表于:[2008年06月1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