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城首页 >> 圈子首页 >> 天下创业 >> 分群组交流 >> 纵论天下 >> 中国下一代互联网战略

[标题] 中国下一代互联网战略

回复

中国下一代互联网战略


   长时间以来,美国人执互联网网址(IP)牛角十多年,只让中国这样的后来者分掉剩下为数不多的残羹剩饭。但是借助新的网址标准IPv6,中国正在杀回互联网,这套标准未来十年有可能改写互联网规则——甚至是商业创新的规则。

4月中旬的一个星期五晚上,2008年奥运会的官方吉祥物——一群友善的熊猫卡通形象正在憨态可掬地四处走动,向困惑的游客们招手,这个时候这些微醺的游客已经在北京后海酒吧街上东倒西歪。几公里以外,建筑工人们正在夜以继日地建造着奥林匹克体育馆和其他的比赛场馆,为两年年之后的开幕式拼命追赶时间进度表。

与此同时,在看不见的地方,在遍布全中国的实验室里,工程师们正在忙碌的为另外一个项目工作着,中国政府计划在奥林匹克运动会期间揭开这个项目的面纱——中国下一代互联网(Chinas Next Generation Internet ,CNGI),这是一个比现有互联网更快、更安全和更具备移动性的版本。而且不像那些吉祥物和体育馆,运动会一结束它们就会被忘记,而CNGI的影响将会延伸几十年。

CNGI是中国打算从美国那里抢走所有有关互联网和信息技术领导权的核心代表作。

这战略被概括成中国最新的一个五年计划(“十一五”),战略号召举国从几乎完全以制造业为基础的经济向实现自身科技突破的新经济转型,借助的工具就是互联网,但这是一个不同于以往的新网络,是占据统治地位现有互联网平台的新版本和改进版本。“CNGI是这个改革计划的最高点”,这个计划要把中国变成世界的创新之都,中国工程院副院长及CNGI专家委员会主席邬贺铨说,CNGI专家委员会是监督这个项目的机构。“我们会CNGI当作一个突破口,以及在全球经济市场保持竞争力的途径之一”。

CNGI的技术核心是一个正在崛起的通信标准,被称作“互联网协议版本6”(Internet protocol version 6 ,IPv6)。这个互联网协议有关互联网的地址数据报头形式,包括了像目的地、返回地址以及数据包内容细节等方面的信息。现有的标准IPv4并不为世界上连入互联网的每一位可能用户提供唯一的地址,而IPv5则从未走出过实验室。IPv6 解决了这个难题,并且也比它的前辈更加安全和高效。出于这些及其他的原因,大部分专家认同,向基于IPv6的互联网转移的趋势是不可避免的。

在世界其他国家进入之前,中国正在通过向下一代互联网推进下大注,中国的研究人员、学者和企业家们将成为第一批开发IPv6网络应用程序和服务的人,这些应用和服务利用了下一代互联网的新性能。(中国并非是唯一有这个想法的国家。日本、韩国也已经动员了全国力量向IPv6转移)。如果一切都按照计划前进,那么这些服务将会实现商用,让中国成为下一波eBay或Google神话狂潮的培育母体。但是中国也在详尽办法利用IPv6来继续增强自身现有已经遭受非议的对全国的互联网内容的管制,某种意义上,外界认为中国IPv6的发展会对其他国家产生安全上的影响。

笨鸟先飞,先发制人,在新领域的先发优势能否终结对手的现有优势?“中国正在寻求超越美国”, Michael Gallagher说。他曾经是美国商务部负责通信与信息的助理秘书长,在2月份加入Perkins Coie 法律公司之前是布什总统的互联网问题高级顾问。根据中国和美国熟悉这个项目的有关人士的看法,中国政府已经在CNGI上投资了近2亿美元,并且已经在国务院创立了一个特别办公室,单独负责这个项目。中国主要的电信公司中的每一家都负有建造这个新网络某一部分工程的责任,迄今为止他们已经在这上面花掉了数千万美元。今天,CNGI在中国20个城市里连接了100所大学,100个研究机构和100家公司。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上,中国计划在到从广播赛事到控制奥运会场馆设备的一切事宜上都全面应用CNGI。

即将来临的威胁

谈到互联网,今天美国依然毫无争议是领导者。“但是我们不能让现有的成功变成负担——继续依赖现有的互联网协议,而任凭其他每个人都向前推进”,Tom Davis说,他是众议院政府改革委员会的主席(House Committee on Government Reform)。

但那确实是正在发生的事实,造成这种状况的很大一部分原因是美国很少有人认识到那样的威胁已经存在。“随着时间流失,IPv6的变革力量能影响到我们目前能利用互联网做什么”,David Powner说,他是美国联邦会计总署(Government Accountability Office)负责信息技术管理的主任。“我的担心是我们将会落后于人”。

如果中国在IPv6方面取得了巨大的领先,美国公司和政府机构的CIO们就要身处一个缺乏经验的境地,在这个领域他们必须跟随其他国家。美国国家标准与技术研究所(National Institute of Standards and Technology,成立于1901年,是美国政府支持的大型研究机构,设计方面有先进技术项目、制造业扩展对象、NIST实验项目、质量项目、衡量服务等。编辑注)估计,在管理新网络方面要多支付大约30%的资金。更糟糕的是,在IPv6领域落后于世界的美国机构将会更容易遭到黑客的袭击以及其他安全威胁。根据美国商务部的研究,如果把IPv6的新增成本按照时间分摊到正常技术更新周期的各个部分,那么企业建造IPv6基础设施的成本能够做到最小化。然而,观望等待直到IPv6服务的需求出现之后才动手的企业——从海外业务合作伙伴到美国消费者都有如此倾向,这些企业就会面临以前经历过的那种大面积打击,上次这种情况是解决千年虫问题的时候发生的,当时为此耗费了巨大的成本。

虽然中国的先发优势无论如何都不能被看作是一个假想,但是中国确实已经把自己定位成了一个IPv6时代的世界领导者,而且相应把自己定位成一个IPv6相关的标准组织。这可能意味着下一代互联网是以中国为中心的,目前的互联网是以美国为中心。“我们习惯了落后于互联网的世界大潮,但是我们希望我们能成为IPv6互联网的领导者”,神州数码网络有限公司的执行副总裁向阳朝说。

“中国正在和我们美国竞争。我们需要认识到这一点,并且想出应对的办法”,James Lewis说,他是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the 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美国著名智库,编辑注)的高级研究员。

中国为何需要一个新的互联网

中国下一代互联网的故事最早在1983年的美国开始讲述,那个时候,互联网是美国国防部用来连接少数经挑选的学术和科研机构的项目,这个项目采用了寻址系统IPv4,从而让每个连接到互联网的计算机都能有一个唯一的地址来相互辨认和通信。这个寻址计划使用四组十进制值,每个都是一个从0到225的数字(也就是我们所熟知的32位寻址),这样就总共有了43亿可以使用的地址。1976年,当时的计算机工程师Vint Cerf 和Robert Kahn开发出了IPv4,当时这些地址资源数量看上去是充足的。“使用更长的地址在1976年听上去好像有点多余。我的意思是,毕竟互联网最初是一个试验想法。所以我觉得,43亿的地址对于一个试验来说应该是足够了”,Cerf2004年在一个互联网监管圆桌会议上说。

那个时候,互联网很大程度上是一个美国现象,于是美国大学、商业ISP和其他一些公司以先到先得的原则狼吞虎咽掉了大量的IP地址。今天美国机构拥有了超过12亿的IP地址,接近理论总数的30%,为大约2亿人的在线人群服务。

这种情况让一些互联网后进入者,比如说中国处于困境之中。中国原本期望,做为世界上拥有最多互联网用户的国家能在那年晚些时候超越美国,但是却发现自己只拥有世界IP地址总量的2%,大约6000万个——和斯坦福大学差不多。 “互联网工程任务组”负责为互联网设置标准,它出于自身声誉的考虑,看到了这个很久之前就出现的难题,并且在1994年正式采用了一套替换标准IPv6。(Internet Engineering Task Force,IETF,Internet标准化组织,负责互联网标准的开发和推动,组织形式主要是大量负责特定议题的工作组。编辑注)IPv6解决了地址短缺的难题,采用的办法是通过增加十进制值的数量,每个地址从4组增加到了16组(或者说128位),产生的结果就是实现了一个近乎无穷的数字组合——打个比方,它相当于为我们这个星球上的每一颗沙粒都提供了足够的互联网网址,或者为目前每一个活着的地球人提供了5万的9次方个IP地址。IPv6 也能辨认IPv4数据传输,允许网络使用者慢慢逐步淘汰旧的标准。

发表于:[2006年10月04日]

天天快乐 回复

但是在IPv6 能够获得牵引力之前,工程师们开发出绕过IPv4 地址限制的网络工作区,从而能够避免重建自己的互联网络。动态分配IP地址技术允许ISP们给用户提供临时地址,这些临时地址可以在在线任务结束时被收回,并且网址解析(Network Address Translation ,NAT)设备允许多用户通过一个独立的IP地址接入互联网。这把整个世界从代价昂贵的基础设施升级中解救了出来。“但是NAT(网址解析)也让互联网变得更加复杂和脆弱”,APNIC的高层协调官Nurani Nimpuno说,中国解析重要IP地址的主导战略,NAT,在计算机用户和互联网之间引入了更多直接连接,这增加了用户对网速缓慢、信号干扰、复杂的高速宽带技术、VoIP或流媒体那样的实时服务的问题和需求。(APNIC,Asia-Pacific Network Information Center亚太互联网络信息中心,是覆盖亚太地区的网址域名登记机构。坐落于澳大利亚的布里斯班,是全球现有5个地区性互联网注册管理机构(RIR)之一,负责向亚太地区64个经济体提供IP(v4及v6)地址和自治系统(AS)号码分配,以及反向DNS授权服务的非营利性会员组织。其会员单位包括ISP、国家(或地区)互联网注册管理机构(NIR)等互联网组织。此外,APNIC还向亚太地区的各个IP地址分配单位开展技术培训,编辑注)。

就算到了2007年,中国将拥有几乎是现在美国用户的两倍的带宽,现在中国互联网官员心里的那种不公平感依然还是很明显。“平均26个中国人共享一个互联网协议地址,而每个美国人却拥有6个IP地址……这就是中国在IPv4时代所面临的困境”,国际电信联盟(the International Telecommunications Union)领导人赵侯林在2005年说。信产部中国电信研究院总工程师蒋林涛说,目前中国的基调是“没有IPv6我们就不能存活”。

超越的效果

Latif Ladid是世界上最大IPv6会议——“IPv6全球峰会”的组织人,他回忆,2004年那界大会首次在北京国际会议中心举行时,他甚至都不能去会议中心咖啡厅叫一份饮料享用。2006年4月,坐在同样的咖啡厅里,会议就在100英尺以外的地方嘈杂,他却不再感到有什么难题,“现在每一个人都在讲英文”,他说。

而这正是中国开始适应西方的开始。

会议所在酒店的一位侍者使用了一个西方化名——Harrison,为的是让外宾不再有分解自己中文名字和发音的困难。而当发现自己的英文名字错误表达了自己最喜欢的花的信息时候,一位技术方面的中国公关女士把自己的西式假名从雏菊到高山火绒草挑了一个遍,最后猜测到火绒草一词太难于发音之后,她最终选择了蒲公英做为自己的英文名,叫做Dandelion。

Ladid他指着会议现场聆听IPv6演讲的2000多名中国工程师说,这些人才就是中国和西方的整合计划,或者是与西方竞争计划的一部分。他们是下一代互联网之战的斗士,他们是那些将要打造中国新一代网络,以及为利用新网络设计装备的人。

IPv6提供的创新潜力是无穷的。每个设备,从手机到路灯,到家居空调,在互联网上都有自己唯一的位置,并且能够在任何时间连接在一起。电力公司能够通过互联网远程查看电表。在家电商店之外的消费者能够通过与互联网连接的冰箱下载其购物清单至黑莓手机。由于每个计算机都将有自己的永久性IP地址,所以用户将能够验证电子邮件或其他网络使用请求的真伪,提供了跟踪和防止今天盛行的黑客攻击、垃圾广告邮件等行为的工具。

对于国防战略家们来说,IPv6 把科幻故事变成现实。美国国防部前CIO John Stenbit说,每个士兵、每架间谍飞机甚至每颗子弹最后都有自己的IP地址,这给军方提供了不可思议的实时观测战区战况的能力。

首批按照IPv6想法制造的设备刚刚面市。拿微软即将发布的Vista操作系统举例,这个系统就具备了让两台IPv6兼容计算机能对同一个Office文档进行操作的特性,而无需通过一台服务器或另外一台主机。这种特殊的联网方式实际上是由其中某台设备充当服务器,它对计算机游戏、传感器和无线射频技术等应用有着广阔而深远的意义。

下赌IPv6营利了吗?

一些互联网专家说,升级网络到IPv6成本很高,并且工程师为此要开发专门的工作区,这项工作会耗费时日——而如果假定这种特定开发是对网址解析设备或者其他新设备的改进,那么就不如用IPv4解决这些难题,让现有一代的互联网继续工作下去。持这种观点的专家就包括Paul Francis,他是康奈尔大学的计算机科学教授,偶然的机会,他发明出了网址解析设备。但是大多数熟悉IPv6的人都说新协议有很大发展前景,并且能够为CIO们节省大量的金钱,以至于不得不被采纳。此外,大多数网络设备制造商已经开始销售具有IPv6功能的设备,这意味着你能在不了解它的情况下就开始打造下一代互联网络。“在接下来10年当中,每个人都要向IPv6转移,这是毫无疑问的趋势”,Robert Atkinson,他是信息技术与创新基金会(Information Technology and Innovation Foundation)的主席,这是一家美国的技术政策智库。但是他说,问题在于美国接触到这一新网络协议的临界点需要多长时间。

联邦政府正在行动,这要归功于“管理与预算授权办公室”,它说2008年前政府机构的网络必须具备实现IPv6的能力。但是2005年审计总署的研究发现,只有一个政府部门——国防部目前有网络转型计划到位(这是一份升级版的报告,在06年夏天到期,这一报告被寄希望于给更多部门的展示制定相关计划的必要性和可能性)。

而与此同时,主要的美国通信公司正在对IPv6采取观望的态度,Prodiq Sen说,他是Verizon 实验室负责数据与服务架构的主任。他们正在购买能同时应付IPv4和IPv6的设备,并且等待新标准的需求的出现。结果这就变成了一个鸡生蛋和蛋生鸡的悖论:没有人想投资网络基础设施,除非有应用程序要求这么做,但是很少有公司会开发那样的应用程序,除非是一个能运行它们的网络。

美国不愿意投资于IPv6,这使得中国能够取得它一直在寻求的先发制人的优势更加可能。美国商务部在2006年1月份的一个有关IPv6的报告草案有一章是关于竞争的,这部分文字特别标明了美国要面临的几个威胁。互联网的领导权,包括高科技研发和产品创新的进一步东进转移,以及维持现有IPv4网络所造成的较高的投资成本造成了可用的投资资金不足。现在剩下可做的事情就是看中国是否能够开发出利用下一代互联网的设备。中国的研究人员已经正在为之努力。在4月份IPv6全球峰会上,中国主要电信和互联网公司都依次粉墨登场,并且告诉听众他们有投入到开发这些设备中的研究资源。“CNGI将会继续成为我们研究的最重要的主题”,中国电信北京研究院的副院长赵慧玲说。类似的情况,中国政府决定了CNGI的首批用户应该是大学、研究实验室和业界领袖公司,正是因为那是政府设想创新将会来自的地方。北京英纳特网络研究院院长刘东把它简洁总结为:“我们认为我们能够开发出杀手级应用”,他说。

2008北京奥运会:IPv6登场

中国计划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上向其他国家展示它的互联网如何高级。CNGI 将会控制奥运场馆的所有设备——从保安摄像机到路灯到空调的一切物件,并且赛事将会通过互联网进行现场直播。甚至深陷糟糕的北京交通的出租车都会通过IPv6传感器连入互联网,从而让车辆调度员能够指引司机远离拥堵路段。

如果美国希望保持自己的互联网支配地位,它就必须要采取行动了。但是很少有传达那样警报的声音。商务部在那份IPv6报告的最终版本中删掉了有关竞争威胁的一章,因为根据前助理商务秘书长Gallagher的观点,政府的确不想被认为在推动私人部门技术项目。但是他说政府“已经敏锐觉察到了”威胁存在。然而,主席Davis并不介意向私人部门的CIO提供最急迫的建议,Davis曾经要求总统任命一位IPv6的独权人物,此人要始终是一位在国会最能坦率直言鼓吹技术的人。

“美国需要现在就开始计划”,他说。

发表于:[2006年10月04日]

共 1 篇回复 第(1/1)页 [1]

快速回复

对不起,您还没有登录,不能发表回复,请 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