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饰民俗 
    往往与人们的社会地位、职业、经济条件交织在一起。过去“官有官服,民有民衣”,各种身份、职业的服饰差别很大。如今人们的生活节奏加快,衣着审美标准也不断更新,也形成了较稳定的服装款式(如西服、夹克、皮鞋)。服饰的装饰美化功能已成为人们选择服饰的重要参考条件。
 
    青岛地区的居住民俗各处大致相似,民居多为平房,三间或五间,“排山式”梁柱结构,封闭式院落。多幢建筑聚集一起,构成村庄。如今草顶、木棂窗户的房屋已很少见,有些村庄已建成楼群。
 
    有些看起来既单间又平常的风俗习惯,如有违背仍会被人们认为荒谬、不懂规矩。如在服饰民俗中崇红贵黄的观念虽已破除,但丧事不穿红,喜事不穿白的习俗却不得违背。在农村,客人进门招待一顿饺子,也可能会招致客人的不快。因为青岛民间有“送客饺子,迎客面”的礼俗。
 
 
毡帽  
又称“毡帽头”,农民和商贩多在天冷时戴用。帽分左、右、后3块,翻上去是一圆形帽头,折下来可盖住面颊和后颈,多为褐色。
 
    “老头乐”是老年人冬季爱戴的一种帽子,也叫“橹头帽”或“满头橹”,帽子为圆筒形,卷上去是一软胎绒线帽;橹下来,则脸和后颈全可遮掩,仅露出双眼,由于防寒效果甚佳,青年人也多戴用。
 
    为防严寒,男子出门多戴“耳捂”。“耳捂”是用蓝黑绸布作面料,里絮棉花,边缘缝上兔毛,中系一绳,挂两耳上。也有人叫其为“耳套”。
 
    2 0年代起,礼帽在民间流行,多与长衫配合穿用。 
    苇笠为农民和市贩劳动者夏季戴用,呈六角形,由苇蔑或高粱秸蔑编制而成,布带系额下,用以遮阳和避雨。城镇男人夏季则多戴草辫编的形同礼帽的草帽或圆顶草帽。
 
    中青年妇女多不戴帽,有的老年妇女戴一种叫头箍的“箍帽”,是用两片约6厘米宽的绒布做好后,用两根小带箍在头上。另一种是用黑色平绒做成的软帽,帽前饰以绿色琉璃“帽珠”,叫“老婆帽子”。
 
    “虎头帽”是7岁以下小孩戴的风帽,前短后长,帽顶的两旁缝一撮白色兔毛,正中绣一“王”字。峙山民间认为,山中野兽很多,易伤孩子,虎为兽中王,戴虎帽可消灾避难。
 
    建国后,“干部帽”流行,“鸭舌帽”却受人冷落,原因是在戏剧电影以至民间秧歌中,扮演特务者都戴这种帽子,所以人们都叫它“特务帽”。
 
    军帽在“文革”初期特别受人喜爱,一些青年人以戴上一顶绿色军帽而感荣耀。 
    进入80年代,随着人们审美意识的增强,帽子除实用功能外,其装饰美化生活的功能日显突出,不同样式、不同色调的单帽、棉 帽、草帽等,争奇斗艳,使服饰文化更加丰富多彩。
 
 
发型  
    辛亥革命后,男子剪去长辫子,乡间人多剃光头,俗称“和尚头”。城镇人多蓄发,发式有平头、分头两种,分头又有正分、偏分、背头等样式。
 
    女子发型是幼年扎“童譬”,即在头部缩双舍。长大未婚时梳一长辫,辫稍扎头绳,垂背后。结婚后缩一圆舍,套发网,盘脑后,称“馆纂”。年老头发稀疏,纂小,称“绩鬃”。
 
男童发型,有的在前额留片发,其余头发全部推光,叫“瓦瓦檐檐”。 
    40年代,中青年妇女多剪短发,俗称“披毛”。一种额前头发隆起的叫做“飞机头”的发型曾在即墨、崎山一带已婚妇女中盛行一时。
 
    解放初期,兴梳双辫,有人认为辫子越长越美,最长者几可垂地。 
    70年代,留短发者增多,有的在头两侧各梳一短辫,叫“扎两把刷子”。在脑后将头发拢起,群众戏称“鸦鹊尾巴”。
 
    80年代,流行烫发,初传到农村时,农妇们曾谚称为“鸦鹊窝”,如今烫发者很普遍,发式也越来越多样化了。
 
 
上衣、下衣  
    清代,豪门富家男子穿长袍马褂。马褂是二个半身小罩褂,马蹄袖,穿时袖口白里子翻出。女子穿右襟上衣,下系长裙或肥裤。一般人家,男女都穿粗布短衣,俗称“便衣”,上衣分单衫亦叫“小褂”)、夹袄、棉袄3类。男上衣为对襟,下端左右两边有两个长方兜,一排布制扣子,称“子母扣”。女上衣都带大襟,大襟从左到右可把全胸裹住。下衣为单裤、夹裤、棉裤3类,裤腰都很肥大,穿时用布腰带扎住。老年人还喜欢用约10厘米宽的布带扎腿,布带称“腿带”,多为黑色。

发表于:[2006年10月18日]